在twitter上看见一个推友的几段话:

“自从GF加了我新浪微博后,我就不怎么更新了,省得没事电话问我这问我那的,也许她是想走近我生活的每一部分吧。不过我就喜欢这样傻傻的不懂太多高科技的女生,连翻墙都一知半解的,更不可能会用各种科技手段翻墙,然后上到推特的她来说,我在这说话还是比较安全的。”

“不过实际当中我还是不怎么喜欢精通各种数码,会各种先进手段翻墙,而追求脸谱,推特这种东西这样的女生,更不太喜欢利用女生的部位来吸引看客,头像一般很美好,很卡通。经常发些调戏话语,来吸引关注的某部分人。还是喜欢平常一点,电脑白痴一点,经常听我说一些新事物,然后问我是什么东西的女生”

“我发现越漂亮的女生跟电脑知识越成反比,但是电脑都还很好看,里面的软件无外乎QQ,360,暴风这样的软件,抱怨电脑怎么那么慢,然后我一瞅,XP50多个进程,弄好后听到MM说真厉害,太谢谢了,请你喝奶茶,优越感油然而生~”

好像我是属于那种其中提到的第二种女生……对数码虽不精通,但好折腾,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而facebook要玩也不是难事,twitter上更是替代google成了chrome的主页;电脑问题极少需要求助于别人反而总是被颁发好人卡,手机自己刷,博客自己弄……

我不懂代码不懂各种IT专业词汇不懂很多很多我不是技术女……

可是,我好像还是在女生中”鹤立鸡群“了……或者说,特立独行了……我所关注的社会新闻多于娱乐新闻很多很多倍,我所思考的问题与吸引男人八卦同学勾心斗角相差好远好远,我所喜欢做的事情与追打吵闹你粘我粘疯疯癫癫如此不同;我的电脑里没有暴风没有PPS没有360,她们上人人,我在FB,她们上新浪,我在twitter……我与她们之间的墙,仿佛GFW……即使未曾隔绝,想要越过,也绝非那么简单。

虽然也有许多不上推不爬墙不关注IT的朋友,而这些,当然都是至交了,他们可以耐心听我讲新奇的故事,理解我的选择,懂得我的所好,也对我所描述的世界感到新奇和容忍,偶尔,也会试着尝试。而那些天天见面的同学?每天聒噪地串寝室的长不大的女孩们,或者,愤世嫉俗却又不愿改变男孩们,与他们交谈时,我是那么的言语贫乏……

我似乎没有尝试过对手机对电脑出问题时一筹莫展的郁闷,没有尝试过男生帮忙修电脑女生端茶倒水帮擦汗的暧昧与温馨,没有尝试过男生为自己做一个美丽网页的感动与惊喜……突然感觉自己的生活,好不完整。

今晚为Xmagazine的模板问题还研究了好长时间,每天必挂的论坛也多和IT相关,并且认为自己还应该多增加相关知识……用 @luluyx 的话说是我正在往技术女的路上不断前进。

她们不可能改变,而我,也没有改变的意向,于是,我还是只能在她们抱怨电脑慢时说一句我帮你看看,在她们纠结买什么手机时及时发去一个链接,在她们哀伤照片拍得不好时默默打开PS…(其实这不是我所愿啊啊啊啊……只是我知道即使我不主动说她们也一定会来问我的有木有?!!!!)

于是只能说一句话:我好像是个杯具的女生……

 

——2011.05.27 03:24

江北,新世界百货大楼前,一个背着花篮的女人边走边吆喝:“五元两把咯,嘿巴适的花儿~”

我坐在步行街的长椅上直播着苏宁电器外墙玻璃破碎砸人事件,听见吆喝声儿回头一看,好新鲜的玫瑰哟!

五元两把?习惯了在花店买三四元一支玫瑰的我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盯着这个女人认真再听了一会,确定我没有听错的同时也决定光顾她的生意。

可是,在我转眼间,她不见了!我以为只是转到旁边的人群兜售去了,但是我在新世界—世纪新都步行街转了三圈都没发现她的时候忽得瞥见了城管的影子,于是,懂了。


本来今天出门就没打算要买东西,按理说找不到了也就算了,可是心中似乎总有那么一丝不爽快,再张望了一下,仍然没有发现花篮的影子,便向建新东路的地下通道口走去,虽然,我也在那亲眼见过一个城管抢过老农的担子。

她在!

仔细看这花儿,所有的都没有拆开保护膜,显然是从花场刚批发过来的。阿姨也很好讲,不似一般重庆商贩的刁难与刻薄,很有耐心地随我挑了三把玫瑰一小扎满天星,于是一张10元的RMB换来了一大束玫瑰花儿,15支!如果不要满天星的话,是20支!在花店买的话,没有三倍以上的价格,不可能吧,而且也不会有那么新鲜。(不知道被城管赶得东躲西藏的卖花阿姨这样一天赚的钱能不能够家里一天的开销,也不知道开花店的人们每卖出一枝花儿的时候有怎么样的笑容,更不知道“铁面无私”的城管们的家里会不会插上他们的亲属从卖花阿姨的篮子里捧回的鲜花,他们有没有想过这些人的艰辛呢?)



没有要包装,回去修剪一下往瓶子里一插就是,自然味儿更足。

我买过各种花儿插在家里,寝室里,却是第一次给自己买玫瑰。



拆花骨朵上的保护套时,没有一片花瓣脱落,它们就这样没有一丝虚假地盛开在我简陋的饮料瓶改装的花瓶里。



经常一个人拿着一束花回来的路上都会遭遇奇怪的目光,可是,一束静静开着的花儿就失却了它的美丽吗?


可惜急忙忙间忘记拍卖花阿姨的照片了,只能让这些水灵笑容们在我的书桌上孤独绽放几天吧~


合集


——2011.05.18 03:47

又是一个不在母亲身边的母亲节。

从小就十分重视这个节日,不为媒体所炒作,因为懂得它的含义还在孩提时。妈妈,一直都让我觉得是个神圣的称呼,心与血的相连,再没有比这更亲密与纯净的关系了!

也许源于生命的心有灵犀,我与母亲深层次的思想沟通并不多,却从未妨碍过我们默契地追求同样的东西,即使常常这份追求是逆乎常理的——这个精明的女人懂得她女儿有着和她一样不羁的心灵和不屈的本性,因此从小让我接受的就是有些异于常人的教育,长大后,她从不阻止我为追寻梦想而不羁奔跑。

我身上有过重的母亲的影子,这种感觉在年岁的增长中越发深刻,从表面性格到潜意识里的思维,尤其上大学以来,慢慢地几乎读懂了母亲做的每一件事,包括与父亲的爱情以及对自己人生的思考。一直有一种感觉,母亲看着我的成长,会如看见了另一个自己,我在做着的,是她年轻时幻想过而受于条件限制未能实现的愿望。她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这个唯一的女儿身上,虽并没有如何要求我要走怎么样的路和为我规划好每一阶段的营地,但隐约间我总能感觉到,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轻轻地踏在了母亲年轻时的梦想上,甚至,有些还是连她自己也未曾发现的渴望。

我与母亲的性格重合,却也是日常生活里争吵的根本原因。太过于相似的两个人,相处起来并不会特别的融洽,而且在我越长大越明显。即使明知道是错误,即使明知道继续会伤害彼此,也不肯松口,不肯收起自己身上的锐刺,就好像我们都一样地会在痛苦面前故作坚强。只幸于我们是最亲密的母女,时间会很轻易地拂去我们之间的裂痕。我想,父亲是最懂得这一点的,而且他懂得母亲要远远多于我,所以每一次我与母亲发生争吵时,他都无一例外地站在我的对立面——护着他的妻子,从不惜女儿为此留下的眼泪。

相识22年(算上十月怀胎)。没有人比我们更加亲密,也没有人比我们更加相似,并且,没有人会比她更爱我,也不会有人会超越我对她的爱那么深刻。这个结论,应该是我在她的子宫里扎根的时候就成立了。这个女人,就如她对我付出一辈子一样,需要我用一生的努力与深爱来回报。无论未来的我是什么身份,我与她的亲密,都无人可以破坏和匹及。

母亲再懂得女儿的心思,却似乎从未认为我是个非常孝敬的孩子,虽然在每一个外人看来我都是孝女的典范。虽然可以轻易读出我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背后的东西,可是她唯有不怎么能读懂我对家对她的依赖与至高无上的爱意。我一点一滴的不乖,都会深深伤到她的心,而我几乎任何一点的矫情表达,却莫名地在母亲的心里扎不了根,甚至于能把父亲感动到流泪的文字,对妈妈而言,这也是她女儿不那么实际的无病呻吟而已。

这是不是和我一样的理想主义的表现?——老妈你过来回答!

 

我写过许多人,却总会在每一次写母亲的时候难以成章,我与她的关系,最难以刻画了。

我极力地避免煽情,却不得不提一下,妈妈,我记得8岁那年你为我敷打针伤口时滴落的泪水,记得你生病时我会每天放学回家就陪你聊天时那一刻由自心底的欣慰笑容,记得我刚打通河中校长的电话并得到拜访的允许那一刻你二话不说收拾行李并订第二天最早的车票时的利落,记得08年母亲节你怀抱我逃课送回的鲜花招摇走过新风路的骄傲和羞涩,更会记得上大学后对家里宣布我的每一个选择时你给我的完全自由与支持……

我知道,你懂得我的梦想。我想,你也懂得我懂得你对我的担心。我们之间,不需太多言语。

宝贝,对不起我又不在你的身边。母亲节快乐!我爱你。

 

——2011.05.08 05:00

今晚花了很多个小时去看豆瓣的“一个人旅行的女生”小组,很认真地看完了一个女生打工旅行全程记录的帖子,然后我开始写在新博客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日记。

09年开始独自上路,总梦想着可以独步丈量天涯,这个叛逆的想法终于在2011年的春天被写在了我的人生行程上。也曾想顺着社会大流,按部就班地考好每一场试,好好地在西政把本科念完,然后去考自己想要去的那所学校的研究生,再去找自己喜欢的工作,一直向着最初的那个梦想追。这个乖巧的想法终于在4月9号踏进考场的那一刻被打破——我真的不喜欢这里的生活,于是做了15年学生生涯中最叛逆的决定——以故意考差的方式来逃避将要面临的来自各方面的升学要求。

从考场出来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告诉去年实习时那个单位的总编我决定暂时不继续念书,对方笑呵呵的对我说我们网站的大门随时为你开着。那个时候想着也许我的这两年就这样过吧,做一份喜欢的工作,然后业余时间复习考研,然后继续按规划好的路走。心底那头勒不住的烈马只有自己知道。每日混混沌沌地赶着毕业论文忙着各种杂事还要脑子飞快转着思考自己,不放过任何一个有关于未来出路的火花苗头。

因为毕业考试耽搁了之前安排好的春游青海的计划,再不知怎么地大胆想到了放弃工作花半年以上的时间来旅行、半年时间来闭关阅读和写作、一年时间来复习考研的念头。这个念想在脑子里盘旋接近一个星期之后开始和闺蜜商量,得到了几乎绝对的支持,于是我开始怀着期盼策划自己的两年休整期。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终会选择自由与率性的生活。从09年公然违背助理辅导员的命令独自闯西北时就已经暴露无遗。我常常会在地铁上看着碌碌而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人们感到不寒而栗,我害怕自己也会这样被城市朝九晚五的生活吞掉了梦想和期盼,也许我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员工、很好的妻子和母亲,甚至很好的老板,但我一定会在垂暮之年感到胸口一阵一阵揪痛,一生忙碌,却未曾去听从一个最源自天性的呼唤。

于是决定了上路。

虽说大学以来每年自己都能搞到一些业余收入,但未曾停下过的脚步和不断更换的电子产品早已将它瓜分得所剩无几,所以我将要选择的还是众多穷游背包客们的俗路:打工旅行。

一个女生独自出游已经让很多人不可思议,还要边打工边走,定会遭遇世俗不可理解的眼光吧?但是这些又有什么所谓呢?

看着游记里的各种回帖,无非都是羡慕与佩服之类的话语,至多是说说自己也有曾有这样的想法而终被现实打败了云云。我理解这些人,却真的害怕成为这些人。即使我也知道,这样做唯一对不起也真正牵挂的是唯有我这一个女儿且还在劳碌的父母,但我也知道,他们最终会选择支持我的决定,就好像当年支持我违背辅导员的意愿一样。

一直都很喜欢“远方”这个词,每一次念出,都如同看见了驿站前延伸无尽的路。那是我即将踏上的旅程吧。

做一个新闻人的理想并没有丝毫改变,而放弃实践工作去品味世界不是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远的选择,对吧?

虽然过了做梦的年纪,但是我还是愿意做一个有梦的人。

 

——2011.04.30 03:14

不羁,为梦想而上路,也为梦想而停留。

这一个小站将会存放许许多多关于梦的故事。

欢迎常来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