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只能走创业这条路?

来北京近两年,间断地做设计外包,也尝试过好几份工作,跟许多人聊过天,一直在留意和找寻自己喜欢且适合的工作,同时也在找寻自己的方向和真正适合且能做的东西。

既然暂时不能回学校念书,以我目前的功底也不能在好的媒体谋得好的职位,而我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所有时间都卖给公司的。我开始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年龄越增长,越在城市里生活,我对儿时生活成长的地方越加怀念,它时常出现在我的梦境里,频率之高让我曾考虑过寻求心理医生来分析原因。而现在我已是非常明白,我的潜意识里是那么热爱那样的生活。父母有自己的工作,不需要以务农为生,同时远离城市,临近乡村,大部分的食品用品都来自乡村或者自己劳动所得,也因为远离城市,没有城市里的浮躁和喧扰,家人之间有非常多的时间来相处,故而感情亲近。

前不久在一片文章中读到日本有本书叫《半农半X的生活》,当即下单买了回来,这本书的内容让我有极高的认同感。我却是在写着这篇文章的时候才恍然明白,我小时候过的正是典型的「半农半X的生活」呀!

来北京之后极不喜欢这边的生活,让我瞬间找不到灵魂的感觉,后来逐渐地置办各种家具,买了许多的书和厨具,母亲从家乡给我寄来食材,甚至数种植物的苗子,我开始在北京一点一点地努力过一种类似于在家乡的生活。也正是为了维持这份「奢侈」,我无法接受朝九晚六还带加班的工作,哪怕作很大的决心去尝试,最终还是放弃了。

后来与先生讨论起这些,先生建议我就把「生活」做成职业好了,我当时比较疑惑,「生活」真的能变成职业吗?那会不会降低我的生活质量,让我对原本热爱的东西产生对职业那样的抵触感?虽然质疑,这个提议还是扎根在了我的心里。

我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并且写了一两份文案,想要从家庭餐厅开始做起。这个想法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在我把文案写好之后立即执行,这期间我也有许多的顾虑,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家里经济相当紧张,我还是想找一份稳定收入的工作渡过这段时间。

因为想从餐厅开始做起,而这又是互联网的时代,所以格外关注餐饮类的互联网产品和企业,这期间「下厨房」和「美食杰」都有招人,我在仔细了解考虑后放弃了;前两天一个叫做「味库」的app引起了我的注意,把电商-产品-用户-菜谱联系在一起的模式让我耳目一新,恰好他们在招兵买马,我当天就把简历修改好了,准备投递。因为一直的习惯是在充分了解一件事情的背景之前不轻易做决定,所以花了一些时间把这家公司的工作团队了解了一下,也搜索了解了媒体的报道等等,当然最重要的是把app的功能测试了个遍。然后我非常失望而且强烈地确定:这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重新仔细思考了我想要的生活。这半年多来触动我心思的书有二《我的山居动物同伴们》《半农半X的生活》;我从小就习惯采集天然食材,用最基本的烹饪方法,一定要吃到食材原本的味道;我对生活用品皆有极高的要求,精而不奢;我最期望的精神生活则是有自己擅长且喜欢,做得充实又有成就感的工作,同时有高度的精神自由,不受工作所累,能够在业余阅读喜欢的书籍,研究所有喜欢的东西;而对爱情和家庭的期望是「红袖添香」「同甘共苦,不离不弃」「温馨满足,其乐融融」。

所以基本可以确定,如果要把「生活」变成「职业」,那我也只是想要把我热爱的东西分享给大家,我更乐于与我相似或者更高层次的人交流,而不是去帮助那些不会生活的人,去给他们提供什么便利,所以「味库」不适合我;我想要做的事情并不是仅仅只有饮食,是整个系统的生活,所以「下厨房」和「美食杰」也不适合我。

对这方面已经有较长时间的关注,事实是到目前为止,至少在中国大陆并没有人去做了这个事情(至少能查到的资料里),所以我肯定是不能跟在别人后面工作了,而我要过这样的生活,摆在我面前的已经只有一条路:创业。

 

对,是这样的。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有一个比较明晰的思路。

第一笔启动资金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我只需要一笔钱,先换一套房子(租),它既要让我们能够舒适地生活,也要可以让我开起家庭餐馆。这样的房子7000元/月上下就可以租到,所以如果有10w元的启动资金,就完全足够了。

食材供应上,粤菜系的干活食材完全不用担心,新鲜食材可以与「有机农夫市集」合作;我有比较广的口味和「吃」的经验;而烹饪上我也可以独立完成。

我自己有法学和传播学的功底,还是个有经验的设计师,并且我有这三个方面的社会资源,所以从法律红线规避、策划、文案写作和传播等一系列工作也可以完成。(这是初始阶段,以后团队会扩大)

为了保证客人就餐的品质和我的生活品质,餐馆考虑一周只营业3-4餐,每餐6-8个客人吃饭,人均消费至少100元,这样计算的话,和租房成本是基本持平的。(盈利模式待具体想)

在做餐馆的同时可以兼营其他的(如艺术品、书籍、客家特产等等),逐渐把我的生活理念推广之。

……

 

于北京卧虎桥

2014.07.02 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