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助地贫患儿婷婷筹款日記2

5.05-06

5月4日下午才返京,根据五一前对黄征有的筹款渠道的了解,于是开始着手联系国内的一些机构。

可是非常失望,打了十几个电话,能打通的不到十个,拿到了申请表格的两三个,一看内容,哇,上至三代,下至家里有什么电器都得写清楚,为了求点钱救命,从病人本身到家庭成员的隐私必须完全曝光,但再细看这些机构已经做过的项目,甚少筹款达成目标的。

我对互联网平台面向大众筹款到现在仍然犹豫,最近搜微博类似病例,发现绝大多数的家长都是拿着微公益的链接一个一个地去@陌生人(我才知道以前莫名其妙被@求捐款原来是这个缘故),把孩子生病最可怜样的照片不停放出来,让人甚是反感。这些和地铁里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孩子,拿着讨饭盆对人死缠烂打要钱有什么区别呢?

有一天给中华儿慈会打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非常详细地介绍过儿慈会的筹款流程后也提到了这点。是的,生命的确无比宝贵,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地抢救,天下父母心也很能让人理解,可是因为自己家有困难,就去破坏社会秩序,去打扰人家的生活,这样真的好吗?

拿到表格,这些天让婷婷的妈妈去各个机关写证明,估计她要遭受不少白眼和等待了。

 

05.07

最近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情,状态不是很好。每天业余时间(甚至放弃了看书的时间)还要坚持做筹款感觉很是疲惫,偶尔想放下,但是想到这是救命的事情,咬咬牙,继续坚持。

今天联系到在深圳的朋友@skydreams 请求帮忙去拍摄一些公益基金会筹款要用的视频材料,得到朋友一口应允。并主动说会向上级报告婷婷的情况,看能否从他们公司的慈善计划中申请处一些救助款。

于是赶紧把视频要求写好,并与婷婷妈妈沟通时间,恰好本周末婷婷要去医院输血,因此决定周六去医院拍。

给香港和内地的几个基金会写了邮件,不知道会不会有回复……

婷婷的姐姐颖颖给我用手机打字发来一篇写婷婷的文章,很稚嫩,甚至有些理想,稚嫩到不像初中二年级学生的作文,可是,我也忘记了我念初二的时候,写的文章是什么样的。

 

05.08-09

确定了拍视频的人和拍摄时间。

拿到了愿意在鲸想平台帮忙核实担保材料真实性的某机构发来的材料,只缺南方医院那边的材料了。

(︶︿︶)没想到收集这些东西需要花那么长的时间(国内的公益机构更加复杂)。

今天收到在腾讯乐捐上发起的项目审核未通过的结果,只有一个结果,没有告知原因。原对这个还抱有比较大希望的,结果却令我沮丧。也许是个人发起的原因?

婷婷的妈妈还没有把前些天我发给她的表格填好发回来,我知道各种证明就需要她奔波好些时间。

继续看国内的资料,感觉从国内直接申请资金越来越不可能了。一个某公益机构的人私下告诉我,国内的许多慈善机构尤其是官方的,资助对象基本得是低保、山区或者孤儿,一是因为国内这样的事情(指申请医疗救助)实在太多,二是做最底层的救助容易拿到政绩。

看来看去,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人均月收入不到1000元的家庭,或者低保户(这是国内多数慈善机构明文规定的要求),反正都是穷,随便施舍点儿就可以被感恩戴德,多有成就感,至于那点儿救助是否足够,并不是他们真正考虑的范围(救助上限5万元/户);那些不上不下的,倾家荡产也能凑到几万块钱,所以就不必找他们了吧。

而且那上限5万元,并不是慈善机构直接给的,慈善机构做的事情就是告诉你必须去注册一个微博/微信,再找个加V的人(或者自己想办法加V)去微公益平台上发起求助,然后慈善机构就出来说「嗯,这个事情是真实的,我『认领』证实,你们可以找人要钱去了」。于是需要救助的人就得自己去发微博,不停地@人要钱,去把自己的孩子的照片发出来,把全家的可怜样暴露出来,才能讨到一点钱。这些钱还不是直接到求助人的腰包,而是进入慈善机构的账户,慈善机构先抽取了管理费后,再直接拨给医院(医院的对接人需要求助人自己找),时间是两个月后,如果两个月后求助的那个病人已经去世,那么不好意思,这笔钱虽然是求助人的家人努力所得,也要不回去,会被慈善机构用来「救助」其他人。

要知道许多人求助都是急事,而等慈善机构结项就得两个多月,所以可以估计一下,真正拿到这笔钱的人会有多少了。

 

嗯,开始考虑把所有材料翻译成英文。

 

05.10-11

周六上午,婷婷和妈妈一大早便赶到了医院,并且排到了第一批输血次序。朋友也于约定的时间准时到达了医院,和婷婷母女俩接上了头。并且发回现场照片。

webwxgetmsgimg (2)

 

webwxgetmsgimg

拍摄没有预想的顺利,小朋友见到陌生人很是害羞,原本安排婷婷自己来介绍病情的只好由妈妈代替。

我也有许久未见婷婷,看见这些图片,我真的非常心疼……(┬_┬)…

梳理了一下最近手上的资料,有点迷茫。

 

05.12

5.12,想起六年前离开的人们。时间的河流在不停地往前走,一不小心就被卷进了浪潮里,没能挣扎出来,这个世界就灰飞烟灭了。

可是,不慎落水的人,还有无辜被落水的人,我们尚在岸上的人,难道能坐视不理么?

婷婷就是那个可怜的被落水者,从受精卵结合成功的那一刻开始。刚刚获得生命,就被卷入了水里,她在很努力地求救,亲人在很努力地救她,可是浪太大河太宽,我们快要撑不住了……

婷婷父亲把需要筹款的消息告知了他的一些好友,支付宝账户在沉寂了几天之后终于又有了一点点动静,虽然都是小额,但多少给了一些希望。

帮忙拍片的杜哥晚上才有空帮忙把周六拍的片子剪好,于是我们又一起忙到了凌晨一点,可惜因为婷婷还是太害羞了,拍出的视频不是很理想,要怎么弥补呢?

 

05.13

因为杜哥要出差,我把剪好的视频素材要了过来,自己加工,虽然小东西一份,还是花了点时间(等视频渲染是最最烦人的事情!!)。虽然没有我想象的效果好,但也能让大家看见可怜的婷婷的些许生活状态了。

因为前期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募款效果并不是很好,并且因为没有获得有公募资格的机构的支持,不敢在微博上传播(怕一不小心惹个非法集资罪名),而且个人账号发出的转播效果会有多大呢?说服力会有多少?我依然很犹豫。

想过建网站,以此来做总的病情介绍,不通过各个慈善机构了,除了法律风险以外,传播效果应该不会太差,可行性也不会很低,这么做可好?

最近有些陷入迷茫的状态。

好想有几个人来和我一起帮忙啊。

 

05.14

今天把视频的细节修正了一下,传上了优酷和youtube,鲸想需要的资料,只缺医院的证明和账户信息了。

但愿这个基金的可以申请下来。

bless.

 

05.15

因为视频中的背景音乐用的是暮光之城的插曲,上传youtube之后居然被WMG(华纳)举报侵权了,连带我的账户也被警告,这个不小心踩到的地雷……向youtube提交了申诉,不知道能否通过。

婷婷父亲的朋友找到了一位法师,愿意捐助1万元,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明天婷婷的母亲要去南方医院做进一步的入院前了解,顺便也能拿到新的证明了,但愿鲸想平台能通过……

2014.05.15